当前位置:首页 > 戴安阳 > 正文

“矿业界”:俄乌冲突对全球锡市场影响几何?

摘要: 研究人员通过对俄乌冲突以来全球锡市场态势的跟踪分析,形成了如下几点认识:一是全球锡价在冲突发生后加速上行,LME期货锡价达到...

  研究人员通过对俄乌冲突以来全球锡市场态势的跟踪分析,形成了如下几点认识:一是全球锡价在冲突发生后加速上行,LME期货锡价达到近5万美元/吨高位,但在3月8日俄乌出现和谈意向之后锡价冲高回落,俄乌冲突造成的市场恐慌情绪仅对锡价造成短期影响。二是全球锡产地主要集中于中国、东南亚和南美洲地区,俄罗斯锡年产量仅占全球1%左右且基本不向欧美国家出口,俄乌冲突对锡的供需格局影响有限。三是全球锡生产主要掌握在我国云南锡业、云南乘风,以及印尼天马集团、秘鲁明苏、马来西亚冶炼集团等大生产商手中,俄乌冲突对全球锡市场主体的生产、销售没有明显影响。

  俄乌冲突以来全球锡价格变化情况

  01 俄乌冲突加速锡价上涨,并于3月8日之后冲高回落

  自2021年5月以来,LME3个月锡期货收盘价由30000美元/吨震荡上涨至俄乌冲突之前的45100美元/吨(2月23日),9个月整体涨幅为50.3%。俄乌冲突爆发后,锡价在2周内迅速上涨至49000美元/吨高点(3月8日),涨幅约8.6%。此后,锡价震荡下行,至5月 17日跌至34150美元/吨,70天内跌幅达30.3%。沪锡期货价格也出现了类似的波动。

“矿业界”:俄乌冲突对全球锡市场影响几何?

  02 俄乌冲突导致的市场恐慌情绪造成锡价短期波动

  2021年锡价持续走强,主要受东南亚疫情形势严峻导致的锡精矿出口供给减少,以及新能源汽车和电子行业高景气导致的锡消费增长影响。自2022年2月24日俄乌冲突以来,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愈加严厉,导致俄罗斯的金属出口中断、市场恐慌情绪蔓延,促使锡价加速上行。3月8日,俄乌出现和谈意向,同时LME镍暂停交易,带动有色金属价格整体回落。4-5月以来,国内锡冶炼厂开工率持稳且维持较高水平;受疫情影响,汽车、PC、智能手机等对锡的需求偏弱,导致锡价总体回落。

  俄乌冲突以来全球锡供需变化情况

  01 中国是锡的生产和消费大国,对外依存度约25%

  锡产地主要集中于中国、东南亚和南美洲地区。2021年,全球锡产量30万吨,其中中国9.1万吨(占比30.3%)、印尼7.1万吨(23.7%)、秘鲁3.0万吨(10.0%)、缅甸2.6万吨(8.7%)、巴西2.2万吨(7.3%),合计占全球产量约80%(数据来源:美国地质调查局)。其他产地包括刚果、玻利维亚、马来西亚等,俄罗斯锡产量仅0.35万吨(全球占比1.17%)。

“矿业界”:俄乌冲突对全球锡市场影响几何?

  锡主要消费地为中国、美国、日本和欧洲。2020年全球精炼锡消费量34.07万吨,中国精炼锡表观消费量达17.5万吨,消费量达全球的一半左右。综合原锡产量和废锡回收利用量,我国锡的对外依存度约25%,主要进口来源为缅甸、印尼和马来西亚(数据来源: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)。

  02 俄乌冲突对全球锡市场供需格局影响较弱

  俄罗斯的锡储量达43万吨,占全球锡储量387万吨的11%,是全球第六大锡资源国。但俄罗斯年产量较低,2020年锡产量仅2500吨,全球占比不足1%;2021年锡产量3500吨,全球占比1.17%。同时俄罗斯的锡矿主要出口到中国和马来西亚,不涉及到欧美国家;而2021年从俄罗斯进口到中国的锡矿占全年国内进口锡矿不到1%,即使货物流通收到影响,对国内供应的干扰也不大。尽管俄乌冲突限制了俄罗斯的能源资源出口,但对锡的全球供需格局影响较弱。

“矿业界”:俄乌冲突对全球锡市场影响几何?

  俄乌冲突以来全球锡市场主体变化情况

  01 国际大型锡生产商股价总体平稳

  国际大型锡生产商主要包括云南锡业集团、印度尼西亚天马集团(PT. Timah)、秘鲁明苏公司(Minsur)、云南乘风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以及马来西亚冶炼集团。

  云南锡业集团2021年精锡产量达8.2万吨,约占世界总产量的1/4。锡业股份(000960.SZ)近期股价与国际锡价走势总体相近,从2022年初的19.22元震荡上行至3月8日的26.09元高点,再回落至5月18日的16.07元。几大锡生产商的生产、销售没有受到明显影响。

“矿业界”:俄乌冲突对全球锡市场影响几何?

  02 锡期货日成交量未出现异常

  近三个月以来,上交所锡期货日成交量在2.58万手和17.49万手(锡合约为1吨/手)之间震荡,最大和最小成交量分别出现在3月9日和4月6日。受多种因素影响,锡期货日成交量变化较大,近三个月锡日成交量与近一年的锡日成交量波动总体一致,未出现明显异常。

“矿业界”:俄乌冲突对全球锡市场影响几何?

“矿业界”:俄乌冲突对全球锡市场影响几何?

  本文来自公众号“矿业界”,作者:郭林楠、刘书生

发表评论